曾经的电子烟巨头Juul,快要失去美国市场了

销售额下逐渐下降的Juul电子烟公司,因为有意向未成年售卖其“时尚”电子雾化产品,如今面临数千起诉讼。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andDrugAdministration)将很快做出判决,这一判决将对该公司和整个电子烟市场产生重要影响。本文来自《纽约时报》,作者SheilaKaplan,原文标题“JuulIsFightingtoKeepItsE-CigarettesontheU.S.Market”。

Juul 四面楚歌

Juul的销售总额下滑了5亿美元,员工裁掉了四分之三。它已放弃在14个国家和地区的业务。面对美国各州政府的许多游说活动都已叫停。

JuulLabs(以下简称Juul)当初是风靡一时的电子烟公司,但因直接或间接带动了青少年抽电子烟的风潮,它的整体形象江河日下。在现今的生死攸关关头,它竭尽全力发起了一场游说运动,尝试让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容许其继续在美国销售电子烟。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将在9月9日前分析并判定Juul的设备和尼古丁烟蛋是不是可作为卷烟替代品而对公共健康有益处。管理局也会将Juul吸引大量从未吸烟的年轻人对尼古丁上瘾这一点纳入考虑范围。

包括美国心脏协会、美国肺脏协会、美国儿科学会和美国癌症行动网络在内的主要卫生组织已提出反对,正请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驳回这一申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面临着考验,”乔治城大学奥尼尔国家和全球卫生法研究所的资深学者、烟草协会前顾问埃里克·林德布洛姆(EricLindblom)说。如果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这件事上搞砸了,他们将面临公共卫生诉讼。”

Juul:不惜一切代价赢得信任

Juul不惜一切代价给予回应。上星期,该公司答应支付4000万美元,以解决千余起对其诉讼中的一起(在北卡罗来纳州),因而避免了即将到来的审判。Juul非常急迫地花钱与人达成协议,以避免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审查产品时,有父母和青少年出庭作证。

Juul并未公开其125000页的申请资料。但它花了5.1万美元让《美国健康行为杂志》(AmericanJournalofHealthBehavior)5至6月刊登载该公司资助的11项研究。这些研究旨在提供Juul产品帮助烟民者戒烟的证据。Juul的一位发言人说,在Juul推荐的文章中,在其中一篇被该杂志拒绝。该杂志过去只面向订阅者,而Juul支付的费用中就有6500美元是为让杂志5至6月刊向全体公众开放。《美国健康行为杂志》的三名编辑因与Juul的这一互利协定而辞职。

面对大量坚决反对的声音与被曝出的丑闻,Juul仍努力着游说各地政府。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forResponsivePolitics)统计,Juul于2020年在政府游说活动上花费了390万美元。Juul的大股东Altria烟草公司则花费了近1100万美元。分析师称,Juul的电子烟市场份额已从2018年的75%大幅下降至2020年的42%。但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明,他们担心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有可能准许Juul继续在美国销售电子烟,进而让这家公司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Juul长期以来一直否认有意将其产品销售给青少年,并在过去的几年公开承诺尽一切努力让电子烟避开未成年人。在与北卡罗来纳州达成的和解协议中,该公司否认其产品有意针对未成年人。Juul的首席监管官乔·穆里洛(JoeMurillo)在一次采访中表明:“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有更大的机会改变烟民的习惯。但只有当我们继续努力预防未成年人吸烟,并保持我们一贯的高度审慎、全面监管的作风,我们才能取得成功。”

公司希望它们标志性的产品(曾被比作电子烟中的iPhone)——带有烟草和薄荷醇口味的烟弹——获得市场许可。此产品含有两种尼古丁浓度:5%(相当于普通卷烟的尼古丁浓度)和3%。这一决定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一直密切关注的重要问题之一。

判决结果基于两个问题

该局还将对别的公司的数千种电子雾化产品做市场许可的决定。但是目前这一行业并没有常设专员,拜登总统也尚未公布提名人。近期,代理专员珍妮特·伍德科克博士(Dr.JanetWoodcock)被问及有关Juul市场许可的事宜时表达:食品药品管理局将根据科学分析做出决定,她无法预知结果。这一决定在很大程度上基于两个问题:首先,是否更多的烟民将戒掉卷烟,而少有非吸烟者沉迷上电子烟提供的尼古丁?其次,Juul真的能让它的产品远离未成年人吗?

Juul在其“购买”的期刊上发表的研究追踪了55000名购买Juul新手套装的成年人的12个月的经历。研究人员都是由Juul支付报酬的。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在12个月内坚持参与研究的17000名吸烟者中,58%的人成功戒烟;22%的人仍然同时使用传统香烟和电子香烟,但他们的吸烟量至少下降一半。埃尔伯特·D·格洛弗(ElbertD.Glover)是该杂志的编辑和出版负责人,但在该期出版后不久就退休了。他说,该杂志符合科学论文发表规范。

美国的吸烟人数在稳步下降。吸烟人数比例从1965年的42%下降到2019年的14%。但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吸烟仍然是“可预防性死亡”主要原因,每年约有48万人死于与吸烟有关的疾病。电子烟出现于21世纪初,其设计目的是为烟民提供他们所渴望的尼古丁,同时避免吸入卷烟燃烧产生的致癌物。但直到2015年Juul推出之前,还从未有一款受到公众广泛欢迎的电子烟。

Juul拥有时髦的设计和在烟弹中创新地使用尼古丁盐产生芒果、薄荷等高尼古丁、低刺激性的口味,使它很快成为一种时尚,尤其是是在中学生群体中。公共卫生官员担心,Juul不但没有帮助成年人戒烟,反而让新一代人年轻人对尼古丁成瘾,这可能对他们的大脑发育有害,并带来别的健康风险。

Juul的迅速壮大一直受到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关注。2018年,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称电子烟在青少年中已广泛流行。密歇根大学烟草研究中心主任克利福德·E·道格拉斯(CliffordE.Douglas)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给美国留下了一个广阔的、狂野如西部世界的电子烟市场。Juul等公司潜入了这个市场并从中投机获利。”“他们的投机获利行为偏离了利用电子烟保护公共健康的原有轨道。我们有义务回到正轨,让其为公共卫生服务。”道格拉斯认为,Juu如今应当更承担责任地营销其雾化产品;而且它们应当努力减少给电子烟使用者带来的健康损害。

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前烟草顾问林德布洛姆(Lindblom)对Juul明确提出了严厉批评,但他认为食品和药品管理局不应将过去的不良行为考虑在内。“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必须以前瞻性的眼光进行评估。他们不会真正去惩罚Juul,但它会考虑Juul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他说。

许多Juul的批评者认为该公司不应该再获得一次机会。2019年9月,万宝路卷烟制造商奥驰亚公司(Altria)的首席执行官K.C.克罗斯瓦特(K.C.Crosthwaite)成为Juul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此人事调动让批评者们认为应对该公司的“重启”小心提防。

Juul的溃败

克罗斯瓦特终止了在美国不受欢迎的地区的游说活动。他让Juul退出了英国和加拿大之外的所有海外市场,但在乌克兰、俄罗斯、意大利和菲律宾采取经销商销售的手段。在群众压力下,他将占销售额70%的薄荷味烟弹从市场上撤下。他也暂停了在美国所有的广告。去年夏天,他在给公司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必须把赢得信任放在首位。”。

批评人士觉得,这些改变大多是在枪口下做出的——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曾威胁说如果青少年继续接触Juul,将关闭该公司。奥驰亚公司在2018年12月收购了价值128亿美元的Juul的股份,这让公共健康倡导者们更加不信任Juul。“那个人是从万宝路公司来的,现在想让我们相信他?”

无烟儿童运动主席马修·L·迈尔斯(MatthewL.Myers)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TradeCommission)目前正试瓦解奥驰亚和Juul之间的联盟,称两家公司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其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

委员会称,奥驰亚和Juul最初是电子烟市场的竞争对手,但随着Juul越来越受欢迎,奥驰亚通过终止生产马克十号(MarkTen)电子烟以换取Juul的股份,以达到互惠互利的目的。两家公司都否认了这些指控。如今,即使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批准了Juul的产品,但很可能会仍然会有限制,该公司将面临相当大的业务障碍。当Juul被迫终止生产果味烟弹时,新的竞争对手——有时被戏称为Juul模仿者(Juulalikes),将用廉价一次性电子烟抢占市场。

奥驰亚目前对Juul的估值不到50亿美元。而奥驰亚在2018年收购该公司35%股份时对Juul总估值为380亿美元。如果Juul幸存下来,该公司很可能要在未来几年内解决数千起诉讼。14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已起诉Juul,要求其支付打击青少年毒品滥用的费用。

美国司法部对该公司的刑事调查仍在进行中。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联邦法院也需处理多地区诉讼,该法院将近2000起案件合并交由一名法官处理,类似对类鸦片案件的处理方式。如果原告胜诉,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可决定其他公司是否可向Juul要求赔偿。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微信

客服微信:YOOZ709

正品保障!

三年实力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