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RELX悦刻专卖店倒闭无人接手

近期格物了解到,四川乐山市首家悦刻旗舰店闭店了。根据了解,店老板陈先生在2019年9月开实体店,那时候网上禁卖的政策并未出台,这一家旗舰店是最早一批线下门店,并且店面开店选址也选在乐山城中区最繁华的世豪广场。

换弹式小烟头部品牌、当地首家店、开店选址流量加持等种种buff加身,就算电子烟行业自今年4月开始短暂下行,这乐山首家悦刻旗舰店不说大富大贵也肯定可以保本经营,最后是为什么闹到闭店收场,一地鸡毛呢?

格物为此专访了该门店店老板陈先生,希望能起到前车之鉴的作用。

水到渠成,佛系经营

陈老板在做电子蒸汽烟前是做数码设备行业的。大家都明白,同是科技产品,数码设备和电子蒸汽烟在许多地方有相同之处,包括渠道、供给及其销售等。

早就在19年4月,陈先生任职的公司就有意向入局电子蒸汽烟,所以当陈先生开店时与悦刻这方面一拍即合,立即给出装修设计图、施工装潢、开店进货卖货的一条龙服务,开店货补也给足了市场价值2万多米的货,开店自然一帆风顺。

在开店选址上,陈先生选择了乐山市城中区的世豪广场,这是当地人流量最大、最繁华的商业广场之一。可是一帆风顺的背后潜藏隐患。

在问及怎么看自己的悦刻店时,陈先生表示,这只是自己副业。

“我只会参于一些较大的方向性及其经营事物,比如和商管去谈参与商场活动策划、拿标语标牌引流之类的,我人在深圳嘛,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哥们来弄。”

陈先生直言,最开始起量的时候还是靠他的小伙伴们帮助,第一个月的销售额大概在3万多米,其中有一半是“友情消费”。往后就是进行一些老带新的活动,在悦刻推出老带新送烟弹的政策前,陈先生的门店就已经开始做了。

“那个时候还没有老带新的政策,我们就自己搞,送点小礼品、红包、烟弹之类的。在线上禁售之后,当地的线上客户慢慢转线下,生意才开始好起来。”

可以看出陈先生开店比较“佛系”,除了方向性及其涉及较大金额的商业活动外都丢给别人做,自己对门店的状况并不能了如指掌。

在拉新引流上也是用的比较大众化的做法,正好赶上了线上禁售,获取了大批原线上消费者,吃上了红利,这才把量做起来。

未曾事事亲力亲为也给之后的闭店埋下了伏笔。

距离保护不当,竞争日趋激烈

换弹式小烟在去年疫情结束了后迎来了爆发式增长,陈先生的店铺也不例外。

去年5月,全国各地因疫情而封锁的户外活动逐渐解封,包括大型商场、旅游景点与娱乐场所等。陈先生的店铺位于乐山世豪广场,另外也靠近乐山的车站,双重人流量的加持让店铺营收在7、8月达到峰值。

“七八月全国各地正好解封,逛商场的人多。我这边又是客户拉客户老带新,一个月能做到6、7万这样。”

好景不长,电子烟市场的火爆吸引无数创业者分一杯羹,乐山也不例外地迎来了了一波开店潮。据格物统计,目前乐山城中区仅一个城区就有专卖店共计17家,授权店更是数不胜数。

过多的店铺分流了陈先生的客户,甚至是有一家同行的店,就开在世豪广场中二楼的伊藤洋华堂。本就是佛系经营,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肯定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本来乐山市城区就有点小,你悦刻给开那么多家,大家生意都不好。”

市场上各品牌也异军突起,YOOZ柚子、小野、魔笛等品牌也在大量铺设店铺,在丰富了消费者选择的另外,也造成了极大的竞争压力。

据陈先生表示,他的店铺旁边就开了一家YOOZ柚子,刚开始还做的没有他好,悦刻不停铺设店铺分流陈先生的客户后,这家YOOZ柚子就后来者居上了。

经销商ZX商贸屡屡挖坑,品牌不作为

“我们那也算乐山市人流量较大的地方,他认为如今一个店不足以支撑这么大一个商业圈,要多开几个店。”

陈先生店铺所在世豪广场旁的伊藤洋华堂就这么新开了一家悦刻,店主是经销商ZX商贸。

今年4月,行情开始短暂下滑后,前有多家品牌为劲敌,后有经销商开店做追兵。陈先生被恶心到了:“你知道世豪和伊藤洋华堂是挨在一起的,他再开一家店即使回避距离保护这个东西,我找他撕逼撕了很久,他也就当装死。”

据陈先生表示,ZX商贸还与很多人有类似矛盾,ZX商贸自己在乐山市开了分公司,到处发货,到处自己开店。

行情下滑后竞争日趋白热化,被前后夹攻的陈先生不但被经销商分流,还面对缺货的情况。

“他本来自己就做的撇,在悦刻那里没什么话语权,分不到货,搞得我也分不到货。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对我不爽还是怎么样,总之我这边比较缺(货)。”

悦刻4代无限由爱施德参与,陈先生在当地代理商ZX商贸这边拿不到货;在悦刻5代幻影刚出的时候,陈先生也很难进货。当时行业也不景气,被逼无奈之下,陈先生选择另找渠道进货,并低价销售。

即使这样,从4月到8月关店前,陈先生的店铺运营都处于基本不挣钱甚至小亏的情况。

然后,品牌方的人找上门了,说陈先生被举报串货乱价了,而且证据一应俱全,包括转账记录购买详情等不一而足。

“不知道怎么有人搞我说我串货搞低价,我理都不想理他,保证金扣了就扣了呗。要是挣钱那我无所谓,要是不挣钱你还恶心我那我肯定就恶心你了。”

怀疑自己被钓鱼执法后的陈先生俨然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在他看来,电子烟是副业,只要挣钱就一切好说,但是悦刻回避距离保护,配合经销商开店截流,在5代面市抢客户以及热门口味短缺的时候又没能给到陈先生支持,最后闹到这地步。

市场仍不成熟,入行需谨慎

“线下门店太傻逼了。我问过好多个乐山市这边的朋友,看他们需不需要接我的店,没人,大家都知道这是烫手山芋。”

他表述,现在的电子烟行业只有小一部分人是赚钱的,特别是悦刻这种门店铺设过多无视距离保护的品牌。

一般烟民买烟,是相近零售商品的购买方式的。要么是快递闪送,要么是就近购买,也正因为如此才诞生了距离保护的政策。

加上现在微商泛滥成灾,乱价普遍,此前格物报道过数次微商线上引流卖烟,线上渠道把线下门店的烟民用户一洗,线下门店还怎么做的下去呢?

在了解了陈先生这两年的故事后,格物发现,固然他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大环境与品牌的不作为才是这家乐山市第一家悦刻门店关店的主要原因。

市场仍不成熟,入行需谨慎。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微信

客服微信:YOOZ709

正品保障!

三年实力卖家!